凯斯新闻·如果你考了60分,请记住,那不是你努力的结果,是我努力的结果

更新时间2020-01-09 12:51:20  作者:未知

凯斯新闻·如果你考了60分,请记住,那不是你努力的结果,是我努力的结果

凯斯新闻,期末考试出成绩的时候,有个同学说他考了59分,于是大家也一起炸锅了...

“我一直以为55-59分是不存在的....”

“就差一分,老师也太狠心了吧?!”

“课不见得上得好,批卷这么严格?”

高校里,在我们抱怨大学课堂太“水”,老师阅卷太严格的时候,其实老师们也被该“放水”还是“严格”所困扰:大学生的学习热情、学习效果以及最终的培养质量都在下降,看似还不错的考试分数背后是老师降低了标准和要求,放了水。

01

大学生期末考依赖“重点”和“师生情”

读中学的时候,考试没有所谓重点。每一个小小的知识点都被理解得透彻、背得烂熟于心,大家心甘情愿地刷题。卷面分数就是最后的分数,每个人都拿得心服口服。

上了大学, “考试重点”和“师生情”却横空出世。

1、近九成学生认为期末考试应该划重点。

每学期最后一节课基本都是“划重点”课,平时学生稀稀拉拉、无精打采的课堂突然变得满满当当,所有人都抬起头专心致志地听讲和记笔记。很快地各种重点被整理好在学生之间飞速蔓延,大家靠着这些重点安稳地度过了考试周。

2、师生情成为大学考试的“救命稻草”。

知乎上有人提出一个话题“给59分强行不给过的老师是什么样子的存在?”

不少老师和学生都表示:你不会真以为那59分是你凭能力得到的吧?!

@晏大仙

以我的改卷经历来看。真的是考58/59分的同学,会通过其他方式尽量拉到他及格。而最终分数59的同学,你的实际成绩可能更加惨不忍睹。

@小为

多年帮忙导师阅卷,表示真的是这样的:对于低于60分一点的,能挽留就挽留,实在是空着题目没法送分就搞个59分留点面子给学生,至于全部白卷也只能0分了…

@浮生四相

我和同学一起帮马哲老师批过卷,老师的标准是,题目全部有写满又不及格的,我们批完以后老师再看一遍,东凑西凑至少给到及格。有题目空着不写的,算卷面分。

“考完试眼睛一闭:全靠师生情了;查完成绩:感谢浓浓师生请!”是很多大学生的现状。

分数捆绑着太多关涉学生直接利益的东西——奖学金评定、出国交流机会、班干部当选以及今后留学、深造、就业等,好的机会更与绩点排名挂钩。

在学生软磨硬泡、求情“讨分”,教师测评和学校就业率的压力下,大部分老师在给分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尽量把学生的分数拉高。

在这种大环境下,给出考试重点甚至透露考试原题以及给分放水的老师往往被学生称赞,而严格把持学术标准的老师反而成为众矢之的,可能会被贴上“死板”、“固执”的标签。

02

高校考试为什么需要“重点”和“师生情”?

1、大学生学习热情和听课率下降。

麦克思研究做过一项调查,结果表明大学在校生整体到课率仅为89%。

然而到课不代表认真听课。讲话、睡觉、看书、玩手机,是大学生在课堂上最爱干的事情。不听课、缺乏学习的主动性和热情已经成为了致命的问题。

另外一项调查发现:上课时经常使用手机的学生占到32.5%,偶尔使用手机的学生占比41.3%,两项之和达73.8%。学生课堂上使用手机远超过一半,对手机的严重依赖导致大学生很难专心地听课。

2、大学课堂教学质量不高:陈旧的培养模式和“水课”。

如今高校教学模式大部分仍以传统的教学方式进行,老师“照本宣科”地传授知识,学生被动地听,这导致课堂气氛压抑,许多学生提不起兴趣,不是昏昏欲睡就是沉溺手机。

不同于中学课堂,大学课堂没有充足的时间把细碎的知识点都仔细并且重复地讲解复习,除了完成课后作业和可能会有的期中考试,学生大多不会自己课外花时间巩固加强,这导致知识遗忘率很高。

除此之外不乏一些不负责任的老师,上课照着念教材或者课件,甚至吹水跑火车,到了期末划划重点,学生轻松过考试,老师也能腾出时间在更出成果更有效益的科研上。

还有同学对公共必修课的闭卷考试表示不解,认为像思想道德修养、军事理论这种教育部硬性要求的必修课,厚厚的一本教材,要是不划重点,想要通过考试很费心力。

03

部分高校老师和学生:严师出高徒

曾有兰州交通大学的三名学生对学校教学质量和考核标准提出质疑。

在给校长与教务处的信中,学生对考试试题难度提出质疑,认为学校开设的部分课程结课考试试题类型单一、难易程度偏向简单化,甚至存在考题多年不变,仅对个别参数修改的现象。

学生还一针见血地指出,这种“教师把一届届学生以一个‘浮夸’的高成绩推出去”的行为,不仅是教师不负责的体现,还给了一些平日“照玩不误”的同学“可乘之机”,是对认真学习的同学的一种伤害,因此改变成绩评定方式迫在眉睫。

图为学生写给学校的建议信

04

现状下的课堂教学和考核制度改革

南开大学启动课堂改革,试点“大班授课,小班讨论”,并采用多元化机制完成对学生的考核,改革初见成效。

副教授林晨任教现代中国文学课,决定在大班课以讲授历史和文学史为主,教学的另一重点则在小班讨论环节充分开展。课程的成绩也由3部分构成:期末考试(40%)、小班讨论(35%)、期末以小组为单位的文献分析(25%)。

“在大班课上,我们只是被动地接受老师讲授的知识,在讨论课上,我会认同,也会质疑甚至反对,这就迫使我下课后继续阅读补充自己。”2015级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曲幽表示。

而且言之有物的教学,也促使教师更新知识全心投入。

近日,华中科技大学通过了《华中科技大学普通本科生转专科管理办法(试行)》,这意味着“本科不努力,毕业成专科”。

文件第三条规定:我校普通本科生因学业成绩未达到学校要求而受到学籍警示处理,或因其他原因不能坚持正常学习的,可申请转入专科学习,达到专科毕业要求后,按照专科毕业。

如今一些大学生缺乏危机意识,在大学里混日子混毕业证。而高校实行“严出”的“本科转专科”政策除了是对学业困难学生的关怀,也是一种淘汰机制,对在校生起到了较强的警示作用。

当考试不仅仅局限于期末笔试考,毕业也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时,学生们只能摒弃“混日子”的心理;当学习不仅仅局限于老师灌输的理论知识,在交流和实践中,知识就潜移默化地渗入了,学习主动性与积极性也相应提高。

大学老师该严格还是“放水”, 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