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网游充值支持支付宝·乐视网年度谍战:贾跃亭埋雷 孙宏斌拆弹

更新时间2020-01-10 14:00:59  作者:未知

哪些网游充值支持支付宝·乐视网年度谍战:贾跃亭埋雷 孙宏斌拆弹

哪些网游充值支持支付宝,乐视网年度谍战:贾跃亭埋雷,孙宏斌拆弹

詹方歌 熊颖

来自微信公号:市界

乐视网去年遭重创,巨亏139亿元。贾跃亭此前埋下的雷,爆炸了,能量显然超出孙宏斌的预判。最终,孙宏斌败给了这位山西老乡,选择离开,留下爆炸后的地雷坑。

▲孙宏斌

作者 | 詹方歌 熊颖

几经变故,乐视网终于交出了孙宏斌治下的年度成绩单。

4月26日深夜,乐视网发布2017年年报,基本面恶化之快,令人始料未及。这一年,乐视网实现营收70.25亿元,同比减少68%;净利润亏损138.8亿元,同比下降2601.63%。

乐视网的主人贾跃亭,在大洋彼岸仍在为梦想蒙眼狂奔。作为白衣骑士,孙宏斌找出了贾跃亭埋藏已久的“地雷”,但他终究没能玩过这位山西老乡,带着信心而来,抱着遗憾离开。

辞任乐视网董事长后,孙宏斌对外发声:解决乐视网的危机还需要百亿元以上,即便是变卖核心资产都远远不够。再有,自己之后不会再投资乐视网。

若不仔细研究乐视网年报,你很难发现孙宏斌离开前的挣扎。

乐视风波未散

对于基本面全面恶化,乐视网在年报中称,持续受到关联方资金紧张、流动性风波影响,社会舆论持续发酵并不断扩大,对公司声誉和信用度造成较大影响,公司的广告收入、终端收入及会员收入等业务均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

▲乐视网营业收入构成

首先,乐视网广告收入为5.02亿元,较去年同比下降87.39%,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7.14%,而去年同期,广告收入所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则为18.13%。

广告收入下滑,也在隐隐逼迫乐视“转向”。

乐视网称,在未来整体战略调整上,将从流量广告为主向品牌广告为主转变、从广告收入为主向用户付费收入为主转变,主动充分挖掘乐视庞大的存量片库价值。

其次,乐视网全年的终端收入为25.2亿元,较去年同比下降75.09%,其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也较去年下降了10.21%。终端业务指乐视网销售的智能终端产品,主要产品为乐视致新旗下的乐视超级电视。

2017年初,孙宏斌投资乐视后,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其看好乐视致新的终端业务,并强调“多卖电视多拍电影”,此后甚至将其改名为“新乐视智家”。当初来自融创的150亿中,乐视网只得到了60.41亿元,79.5亿元注进了乐视致新。

如此偏爱也未能挽救这家公司的命运,市界(ID:newsseeker)发现,2017年,新乐视智家的营业利润亏损达到51.3亿元,净利润亏损57.6亿元。这一数字相比较2016年的8.56亿亏损,翻了6倍不止。

2018年初,孙宏斌甩手走人,4月,新乐视智家拥有了它的第三个名字——“乐融致新”并完成新一轮近30亿元增资。这标志着,乐视电视业务又一次开启了全新征程。

公司未来整体战略显示:2018年3月30日,新乐视智家与腾讯签署《互联网电视合作项目合作协议》,腾讯视频电视版权内容将在乐视电视上呈现,双方将按约定比例对在乐视电视上通过腾讯视频内容产生的会员、广告等商业化收入进行分成。

孙宏斌控制乐视期间,曾有人分析他的经营策略:让乐视网濒死,使优质资产乐视影业和乐视电视逐渐剥离,另起炉灶。

另一边,乐视会员收入的状况不容乐观:2017年会员及发行业务收入较去年同比下降50.66%,收入仅为33.47亿元。

没了三大业务板块支撑,乐视网业绩出现断崖式下滑。但真正让其利润一泻千里的,是大面积资产减值。

引爆资产炸弹

大面积的资产减值,将此前乐视网的风险进行充分暴露。

在年报中,市界(ID:newsseeker)发现,乐视网对自身及下属子公司全年存在可能发生减值迹象的资产,进行全面清查和资产减值测试,计提2017年各项资产减值损失共计108.82亿元,相较去年同期的3.52亿元增长30倍。

▲乐视网资产减值损失

其中,无形资产减值损失32.80亿元,坏账损失60.94亿元。乐视对此的解释为,主要是无形资产中影视版权类资产计提大额减值准备所致。

2018年3月底,乐视网已经发布2017年预亏数据,孙宏斌卸任后接受媒体采访。被问及预亏中提到的80亿元计提和坏账准备是否够用,孙宏斌答:很可能不够,还有亏损。目前看来,这一预测已经应验。

本次年报中提到,公司管理层出于谨慎性考虑,对无形资产中影视版权、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等长期资产存在的减值风险进行识别及判断,公司将对部分长期资产计提减值准备约42.75亿元。

2017年末,乐视的无形资产总额为45.67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25.52%,相比半年报中的数据有所增长。

账面原值一项中,乐视网无形资产初期余额为128.69亿,其中乐视影视版权类资产合计96.42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15.96亿元。但扣除累计摊销和减值准备后,无形资产总额仅剩45.67亿。

乐视网靠视频业务起家,网络视频版权分销曾一度成为其主要收入来源。2014年起,乐视网持有的影视版权资产数额增长明显,但之后的两年都没有做减值准备。而这样的“自信”恰恰为乐视日后的发展埋下地雷。

2017年初,孙宏斌入主乐视,对于乐视网此前不合理的会计处理方式进行了纠正。

半年报中,乐视网的已经进行了部分资产减值:在2.4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中,无形资产版权减值准备达到1.56亿元。有分析人士认为,此举是为了释放将来减值的压力。显然,这样的释放并不够。

不过这种减值,也让会计师事务所懵了。其对乐视网的财务报表出具无法表示意见: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过程中,未能获取到充分、适当的证据,对减值迹象出现的时点做出判断。

猛切关联交易

频繁的关联交易一直以来都是乐视最被诟病的问题。

2016年,乐视的关联交易贡献了总营收的92%。交易总额203.66亿元,其中采购金额74.98亿元,销售金额128.68亿元。

融创介入后,孙宏斌开始给乐视关联交易做减法。

时任乐视网CEO的梁军向媒体透露,(2017年)年底至少能清理七八成的关联交易。梁军介绍,三个方案同步进行:第一,贾总变卖一些资产直接还现金给上市公司;第二,通过债转股的方式,把非上市公司的优秀资产变成上市公司业务;第三,非上市公司的有形资产,能够抵押的部分再做一些抵押。

从2017年年报来看,这一预期并没实现。市界(ID:newsseeker)梳理,2017年乐视网关联交易总额约52.22亿元,其中采购金额11.54亿元、销售金额40.68亿元,合计占总营收比例降至74.33%。

2016年,乐视关联采购的两大巨头分别是乐视体育、乐视手机。这一年,乐视向乐视体育采购广告、货物3.89亿元;向乐视手机采购货物31.39亿元。

2017年,乐视体育、乐视手机电子也成了被切割最为严重的关联交易。其向乐视体育相关采购费用断崖式下跌至256万元;向乐视手机电子采购费更是首次变为负值:-6303.66万元。

▲乐视网部分关联交易情况

波动同样巨大的还有乐视电视、乐视影业。2016年,乐视向TCL支付服务费、采购费用12.66亿元,2017年这一费用降至5.57亿元;2016年乐视向乐漾影视、霍尔果斯乐视、乐视影业合计购买版权5.04亿元,2017年版权支出砍掉四成,降为2.95亿元。

市界(ID:newsseeker)注意到,2017年关联采购中出现了几位新面孔。2017年,乐视向乐视电子商务支付1.05亿元;向天津嘉睿支付利息476.2万元;支付依偎科技广告费187.17万元;支付芝兰玉树服务和广告费4.65万元。

此外,2016年,乐视向关联公司销售128.68亿,2017年这一数字缩水至40.68亿元。最大功臣在于乐帕营销的关联销售锐减。2017年乐视向乐帕营销出售会员、货物等共计70.87亿元,2016年销售减少到9784.41万元。

▲2017年,乐视对乐帕营销关联销售锐减

2017年,乐视在斩断关联交易上成效明显。考虑关联方债务风险及可收回性等因素的影响,乐视网期末余额中应收款项坏账准备约35.28亿元。不过,关联方留下的遗留问题仍旧不少。

立信会计师事务所表示,在审计过程中,无法就应收账款的坏账准备的计提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通过实施函证程序无法获取有效的证据,也无法对应收款项的可回收性事事代替审计程序。

六成贾跃亭“旧部”离职

2017年,是乐视网人事极为动荡的一年。

市界(ID:newsseeker)通过年报发现,乐视网在职员工数量为2180人,比去年同期减少3209人。这意味着,乐视网的员工至少已经走了六成。其中,技术人员流失比重相当大,在职员工数由3608人将至856人,同比减少76.3%。

▲乐视网2017年员工数量

从教育水平来看,乐视网硕士及以上学历的员工由857人降至282人,流失比例近七成。大学本科及以上的员工由4105人降至1612人,流失近六成。学历在专科及以下的员工数量虽然也有减少,但减幅不明显。

更大的动荡来自高层。2017乐视年报中提及的的董事、监事及高管人数为24位。其中,现已离任的有15位。

离任的高管中,除贾跃亭、孙宏斌两位董事长以外,还包括时任乐视致新总裁梁军、乐视视频总裁高飞、乐视首席营销官张旻翚、乐视云计算总裁杨永强,以及多位独立董事。

2017年10月28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乐视网5位高管:梁军、高飞、张旻翚、蒋晓琳、杨永强集体辞职。而在此前的媒体报道中,有消息人士称,梁军的“淡出”或许和张志伟的回归有关。

此前,乐视网任命张志伟为乐视致新CEO兼乐视网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乐视致新的总体战略规划和实施、落实业务指标达成及团队管理等工作,对乐视致新整体的损益和经营结果负责,向乐视网CEO梁军汇报。

这意味着,自2016年3月负责乐视线下销售的Lepar独立之后,张志伟重回乐视致新体系。2013年加盟乐视后,张志伟曾是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手下销售服务体系第一负责人。

3个月后,乐视网控股子公司乐视致新更名为“新乐视智家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由贾跃亭变更为张志伟。 

资本运作急刹车

乐视风波之下,上市公司资金压力也在增加。

▲乐视网现金流情况

乐视网在2016年开始,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10.68亿元,2017年度,这一数据达到-26.4亿元,增幅超过一倍。

乐视网对此解释,本年广告业务、终端业务及会员业务销售规模大幅下降,销售回款减少,导致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减少。

具体来看,乐视网本年度经营活动现金流入约为66.86亿元,去年同期为157.8亿元,同比下降57.6%。其中,销售产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54.5亿元,占流入现金总额的八成以上,其余两成则来源于收到的税费返还,以及收到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而经营活动现金流出的状况则犹如泄洪,高达93.26亿元。

而其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则自上市以来,几乎每一年都是负数,且对外净流出数值在逐年增加,从2012年的7.64亿元增加到2014年的15.26亿,再到2015年的近30亿净流出,最后到2016年97亿元。

不过,由于孙宏斌对上市公司体系战略收缩,2017年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减少至-19.5亿元。

相应地,乐视网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38.53亿元。不过,这一数据远不及2016年的94.77亿元。其中,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入为95.93亿元,较2016年的177.07亿元大幅缩减。

▲乐视网融资成本上升

市界(ID:newsseeker)发现,乐视网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入在减少,但财务费用却增加34.67%,乐视网解释称主要为融资成本上升,这也反映了公司融资愈加艰难。

通过乐视网历年财报不难发现,如果乐视网没有筹资活动带来的现金流入,其每年的很难抵消投资活动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流出。

从现金流结构可以看出,贾跃亭治下的乐视网并没有将大量的资本用于主业经营活动,主要用于对外投资,而其产生的现金窟窿依靠筹资填补。通过资本运作,乐视网风险越滚越大,致使2017年风险充分暴露。

好在2017年,孙宏斌急剧收缩乐视网对外资本运作,进一步夯实主业。只是贾跃亭留下的窟窿太大,短时间内纠正显然尤为乏力。

作为商人,孙宏斌深谙止损之道。因此在乐视网,他毅然选择离开。